当前位置:主页 > 名吃 > 信仰 >

深夜,区块链微信群,王峰十问薛蛮子:都聊了什么?

来源:网络整理  作者:小谷  时间:2018-03-01

2018 年农历新年一过,区块链没有冷却迹象,反而如火如荼。

2 月 24 日,雕爷、朱啸虎、陈伟星三位大佬开展了区块链口水战,朱啸虎、陈伟星更是在社交网络上互相揭穿老底,区块链引爆了新年的奇异景观——不分贫富阶级和老幼妇孺,都在集中在一起买(hao)白(jiu)菜(cai)。

blob.png

上一场大佬们的隔空互怼没有平息。在某三点钟群里,火星财经发起人、蓝港互动集团创始人、董事局主席兼CEO王峰针对区块链向著名天使投资人、蛮子基金创始人和区块链践行者薛蛮子提出了 10 个问题。

除了薛蛮子,这个号称“ 1 万亿市值社群”的 500 人群里聚集了一帮风险投资大佬和科技圈人士,比如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、天使投资人薛蛮子、百合网创始人慕岩、隆领资本创始人蔡文胜、量子链创始人帅初。

还有一批怀揣着好奇心的演艺界人士,如:汪峰、高晓松、于正、佟丽娅、秦岚、胡可、海泉、韩庚。从春节开始每天持续到夜半三点,讨论的话题集中于风头正劲的三个字——“区块链”上。

王峰和薛蛮子的一问一答如同博弈,交流中妙语连珠,以下实录为品途商业评论(微信ID:pintu360)精编整理。

第一问:薛蛮子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孙正义?

王峰:第一,我记得,您跟我说过你在加州Berkeley读书时和软银孙正义是同校好友,是同学还是学长?后来在UT斯达康的投资上有过成功的合作,你曾经说过孙正义最大的成功就是投出了阿里巴巴和雅虎。您觉得蛮子基金有没有在区块链里投出下一个阿里巴巴的机会?

薛蛮子:不给钱就往死里整的节奏吗?哈哈哈!孙(正义)是我伯克利暑假打工的老板。他付我七美金一钟头,一个假期赚了七千美(金)。孙是本科生而我是研究生(硕士)。我比他大。但他钱一直比我多。而且越来越多。每个投资者都盼着投出个阿里。这个是太**难了!

但是老头到了六十五岁机会来了。

区块链是个真正的翻了桌子胡撸了桌子上所有麻将牌的大事。一切都归零了。上至BAT下至小生意在同一起跑线上了。你说说老头能不激动吗?

所有人都有了机会干出个BAT,尤其是BAT现在不能玩这个。这个是大机会!

26e7f393-ecca-4482-85b6-7c5bed762e70..jpg

第二问:区块链的企业家精神是什么?

王峰:第二问,我看到你几次提到“区块链企业家精神”,之前互联网时代我金山前老板雷军也指点江山,大谈互联网思维,甚至提出“专注极致口碑快”七字诀,你提到的“区块链企业家精神”具体是指的什么?您认识的区块链创业者中,哪些人具有这些特点?

薛蛮子:我想在谈什么是区块链企业家精神之前,先谈谈什么是区块链精神。

我对区块链精神的认识:首先是信任的规模化,其次是代码即共识,第三个是赋能到个体。

区块链时代企业家精神:我这次在京都附近的天桥看了一个奇景是**看天。原本是海中有了一个长几公里的沙堤,和西湖的苏堤白堤一样,仅是一个美景而已。可是到了顶上有个地方,叫裤裆看天。每个游客必须把头伸到裤裆底下看景。这时候,这个沙堤就不是一个普通的沙堤,而是宛如一条巨龙,直飞天际。我之所以举这个例子,就是因为区块链颠覆了以往的商业逻辑。

因此,颠覆是第一条。第二个精神是有抡开膀子时不我待的精神。第三个精神是要有超强的学习能力,才能与时俱进。眼界,胸怀,识人之能和容人之量是前所未有的重要。

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,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网,企业家精神都是相通的。每个时代的创业者,各领风骚三五年,是人才什么时候都有机会。只要BAT给两三年窗口,我们会看到新一代的领军人物。

1.jpg

第三问:想要一夜暴富会不会成为被割的韭菜?

王峰:你之前提到“区块链是个马拉松的开头而已,今天热闹的公司大多数会完蛋”,现在进入区块链的人显然是越来越多了,你对新入局者有什么提醒?或者我直说吧,从目前的趋势上看,新人进入会不会应该冷静些?您怎么看?

薛蛮子:都他妈叫三点钟。写了半天发**错了群了!对不起。

不要迷信所谓的“专家”,“大佬”的站台,更要警惕传销。整个区块链行业到处都是空气币,想要一夜暴富,都容易被割了韭菜。我建议创业者踏踏实实 3- 5 年,专心研发,学习,耐心找到一个痛点,集中调动世界所有资源,一鸣惊人。

所有这些区块链孩子比当年玩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创业者嫩得多。得给他们时间成热起来。

blob.png

第四问:区块链应该瞄准内容、电商、社交等具体的场景?

王峰:第四问,我也看到你前几天说“为了公链而公链更危险”,是否我可以理解为今天的区块链项目开发者应该向当年的PC视窗、智能手机iOS、安卓时代的创业者们一样,应该把更多精力放在智能合约上写DApp,瞄准内容、电商、社交等具体的场景应用。对吗?我们群里很多开发者。

薛蛮子:我是初一文化的历史自学者。很可能无知地让人笑掉大牙。

平心而论,从比特币到以太坊,都有明显的交易费用,交易确认时间,可扩展性等问题。虽然量子,EOS等公链有尝试,但这更是一个长跑。在充分解决这些公链问题之前,所有应用都有相当大的落地难度。

急了也没*用。想生孩子都得怀胎十月,娶**两十个老婆也不能一月出来儿子就是这个道理。

blob.png

第五问:为区块链公司服务的区块链公司的角色?

王峰:第五问,昨天好像你提到更喜欢“为区块链公司服务的区块链公司”,不巧我最近也看了几个量化投资和资产管理的项目,它们是不是就是这一类型?它们在未来的区块链市场上会扮演什么角色?

薛蛮子:很多人看不起给区块链公司做白皮书,PR,负ICO社区运营,数字货币投行这样的服务公司。我认为这是绝对的刚需,如果能做成各自领域的龙头是很牛的一件事。有这样的公司赶紧来找我。

blob.png

第六问:“别人恐惧时贪婪,别人贪婪时恐惧。”你恐惧吗?

发表评论

查看所有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
相关新闻

最后更新

热门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