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人抖音破解版无限抖币

admin / 2021年1月24日

   云深收拾好行李,同李思行,孙可,坐上战壕安排的车,直接离开了一分院。

   出医院大门的时候,孙可突然指着外面的某辆黑色轿车,对云深喊道:“老板,那是胡州长的车。”

   “停车!”

   一听胡方知来了,云深当即叫战壕停车。

   战壕稳稳地踩住刹车。

   云深推开车门走出去,最后直接上了胡方知的车。

   云深和胡方知并排坐在后排座,云深说道:“谢谢胡州长特意过来。我以为胡州长已经回了石城。”

   “事情有点多,就拖延了几天。”

   胡方知轻描淡写地说道。

   云深含笑点头,再次说道:“谢谢胡州长。”

   胡方知摆摆手,“云大夫不用同我客气。把你介绍给秦家,结果害得你出了车祸,我很愧疚。好在你没事。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,我的良心将一辈子受到谴责。”

   “胡州长不必如此。我并不后悔给秦少治疗。”云深神色平静地说道。

   美艳绝伦娇嫩清纯美女唯美写真

   给秦潜治病,无论是车祸前,还是车祸后,云深都没有后悔过。

   胡方知笑了起来,“我知道云大夫是意志坚定之人,但,毕竟是我将你介绍给秦家,我必须对你的安危负责。”

   顿了顿,胡方知又说道:“你治好了秦少的病,恭喜你。如今京州都传遍了,都说你是小神医。别人治不好的病,一到你手上立马药到病除。”

   云深低头,羞涩一笑,“胡州长别夸我。我算什么小神医。我能治好秦少的病,全靠我师父教得好。”

   胡方知说道:“云大夫不用谦虚。师父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。教得好的师父很多,可真正能学有所成的人依旧凤毛麟角。可见,师父重要,天赋同样重要。”

   胡方知看着云深,目光温和,就像是长辈看着出色的晚辈,有种欣慰感。

   过了片刻,胡方知又继续说道:“我今天过来,一是为了恭喜云大夫,顺利治好秦少的病。二是有件事情要当面和你说。”

   “你请说!”云深顿时认真起来。

   能让胡方知亲自走这一趟,肯定不是小事。

   胡方知敲敲车窗,司机当即升起了挡板,隔绝了前后两排。后排座俨然成了一个私密性极强的空间。

   见胡方知如此谨慎,云深的表情也开始变得凝重。

   云深看着胡方知,等着胡方知的下文。

   胡方知看了眼云深,沉默了一会才说道:“云大夫还记得祝伤和祝怜吗?”

   云深点头,她当然记得。印象如此深刻的两个人,云深当然不会忘记。

   胡方知表情略显沉重地说道:“前段时间,我派人调查祝伤和祝怜。现在调查有了结果,我认为有必要和云大夫说一声。

   云深看着胡方知,“胡州长,调查结果很令人意外吗?”

   “不算太意外。不过我有种不好的预感,将来云大夫如果遇到这两个人,你一定要小心。”

   胡方知郑重其事地对云深说道。

   云深微蹙眉头,不解地看着胡方知。

   胡方知斟酌了一番,才说道:“根据调查,没有人见过祝伤刚出生时候的样子。祝怜带着祝伤回到祝家,那时候祝伤已经是个五岁的孩子。

   祝伤五岁之前,他们母子在哪里生活,没人知道。而且,也没人知道,祝伤究竟是不是祝怜的孩子。有人说是,有人说不是。祝伤和祝怜到底有没有血缘关系,现在我也说不清楚。”

   顿了顿,胡方知又继续说道:“当初祝伤说祝怜在前两年就已经因病过世,而我调查到的消息说,祝怜并没有死,她只是失踪了。”

   “失踪?”云深皱眉。

   胡方知点点头,说道:“根据调查到的消息,在五年前就没人见过祝怜。祝怜是生是死,也没人清楚。不过祸害遗千年,以祝怜的本事,我相信祝怜肯定没死。祝伤为什么要说祝怜因病去世,现在祝伤下落不明,也不清楚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内情。至于祝伤这个人,调查到的消息说他性子急躁,急功近利,而且狂妄胆大。这倒是符合他之前做的那些事。”

   云深皱眉想了想,问道:“祝州长,有没有调查到祝伤和巫海是怎么认识的?”

   胡方知点头,“调查到了。祝伤小时候就认识巫海。后来祝怜失踪,祝伤经常前往巫氏一族。一来二去,祝伤和巫海就熟悉起来。据说近一年,两个人走得很近。”

   云深还是有很多疑问,“胡州长,祝伤身为胡家血脉,他完全可以直接上门认亲。我相信,胡州长就算不认他,也会安顿好他的生活。可祝伤却没这么做,他先是取胡仁的性命,失败后才上门认亲。胡州长,你有想过这里面的原因吗?”

   胡方知脸色难看,“正如云大夫所说,就算我不认他,我也会安顿好他的下半辈子,让他衣食无忧。而他却心怀怨恨,想要取胡仁的性命,我看他根本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认胡家。他要杀胡仁,根本就是在泄愤。”

   “泄愤?泄什么愤?胡家在这之前,根本不知道他这个人,他要怪也怪不到胡家头上。难不成祝怜对他灌输了什么。”

   云深好奇地问道。

   胡方知闭上眼睛,表情悔恨,痛苦。

   胡方知坦诚地对云深说道:“不瞒云大夫,我现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读大学的时候认识了祝怜,还和她发生了感情纠葛。如今祝伤下落不明,祝怜失踪,我很担心祝怜会报复胡家。云大夫,祝怜随时都有可能出现。到时候,我能不能请云大夫还有李道长前往胡家一趟,帮胡家对付祝怜。”

   云深点头,“可以。胡州长如果见到祝怜,尽量想办法拖住她。我和师弟会尽快赶到胡家。”

   “谢谢,谢谢云大夫!”胡方知特别的激动。

   云深下了胡方知的车,上了自己的车。

   “开车!”

   云深对充当司机的战壕说道。

   战壕踩着油门,车子很快上了公路,汇入车流中。

   不远处一栋高楼上,祝怜举着望远镜,望着一分院大门口。她旁边还站着一个黑西装男子。

   祝怜此刻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妙龄女子。只是容貌平平,打扮得也很朴素。

   祝怜嘴角边始终挂着笑容,她通过望远镜,看着云深下车,上车。云深脸上的表情,她都看得清清楚楚的。

   祝怜没有回头看黑西装男子,而是直接问道:“我让你调查的消息有结果了吗?”

   黑西装男子微微躬身,“启禀大师,根据调查,从一分院里面出来的人除了司机外,一共有三个人。分别是云深,李思行,孙可。孙可是保镖,上次车祸据说受了很严重的伤。云深和李思行是师姐弟,云深修习医术,秦少的病就是她给治好的。李思行修习道术,人称李道长。大师的蛊虫,应该就是被李思行给杀了。”

   祝怜问道:“消息属实?”

   “确认无误。”

   说完,黑西装男子从随时携带的公文包里面,拿出一份文件袋,“大师,云深和李思行的资料都在这里面,您要亲自过目吗?”

   祝怜没动,依旧在观察外面。

   黑西装男子一脸恭敬小心地站在旁边,手里还举着文件袋,动都没动一下。

   黑西装男子的心里,对祝怜十分好奇。眼前这个容貌平平,穿着碎花衬衣,脚踩布鞋,浑身上下透着乡土气的年轻女子,真的是传闻中令人闻风丧胆的祝大师吗?

   传闻中祝大师好几十岁,眼前这个人,怎么看,最多也就二十出头。

   黑西装男子心中有很多疑问,但是他很识趣。他只做自己该做的事,说该说的话,别的事情半句不打听,眼睛也不乱看。上面看他老实本分,这才将他派到祝怜身边。

   祝怜收起望远镜,回头看着黑西装男子,眉眼带着几分笑意,“你怕我?”

   黑西装男子赶紧低头,老老实实的点头,说道:“怕!”

   祝怜从黑西装男子手中接过文件袋,“告诉你家老板,我要知道这个叫李思行的所有事情。从小到大,事无巨细,全部都要打听清楚。”

   “是!”黑西装男子躬身应下,依旧不看祝怜一眼。

   祝怜挑眉一笑,“保持这个态度,我能让你活久一点。如若不然,上一个就是你的下场。”

   黑衣装男子浑身一哆嗦,“是!”

   上一个到祝怜身边听候差遣的人,据说问了不该问的问题,最后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

   黑西装男子的额头布满了冷汗,生怕自己有一天会落到同样的地步。于是他将头埋得更低,对祝怜表示完全臣服。

   祝怜拿着文件袋拍拍黑西装男子的脑袋,然后走出了房间。

   直到脚步声消失,黑西装男子才站直身体,原地复活。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面捞出来的一样。

   ……

   车子驶入闲云小区,云深突然有种重回人间的感觉。

   看着小区里并不熟悉的景色,还有路两旁行人,云深想着,她应该会爱上这里。

   这里是人间,这里有烟火气,这里才是真正的生活。

   一分院的日子,用一句话形容,那就是高处不胜寒。

   一分院太高高在上,秦家太高高在上,完全没有烟火气。

   坐电梯上16楼,孙叔就等候在屋门口。见到云深一行人,顿时笑起来,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。还有一个菜,马上就能开饭。”

   “孙叔亲自下厨做饭?”李思行还有点意外。

   孙叔抬手在李思行的头上敲了下,“说得孙叔好像没做过饭似得。”

   李思行摸摸头,不好意思地笑起来,“我来帮孙叔。”

   “既然你来帮忙,那就再多炒两个菜。”

   孙叔拉着李思行进了厨房。

   云深对提着行李的战壕说道:“留下来一起吃饭。”

   战壕放下行李,赶紧拒绝,“不了。我还要回公司。”

   战壕心里头哀嚎,开玩笑,他哪里敢留在云总家里吃饭。要是让秦少知道他吃过云总家的饭,秦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。

   云深摆出老板的架子,要战壕留下来吃饭。

   战壕宁死不从,坚决不肯留下来。

   云深摆摆手,“算了,看你这么紧张,不为难你。你先回公司吧。”

   战壕行了个礼,“云总放心,楼下有我们的人守着。云总有事,直接知会一声就行。”

   说完,战壕就急匆匆离开了1601,带着一股子逃命的味道。

   云深回头问孙可,“我很可怕吗?”

   孙可先是点头,接着又摇头,“老板有时候挺可怕的。”

   云深白了孙可一眼,“我能吃了你吗?”

   孙可摇头,老实地说道:“比吃人还可怕。”

   云深无语,感觉没办法和孙可愉快的聊天。

   云深回到卧室,洗漱一番,换了一身衣服出来。就看到手机里多了两条消息,是秦潜发来的。

   第一条:【到家了吗?】

   第二条:【什么时候能吃你做的饭菜?】

   两条短信间隔十分钟左右。

   云深看了消息,将手机丢在一边,嘲讽一笑。

   云深一边吹着头发,一边在想,秦潜给她发消息,难不成真的在追她?问一句到家了吗,什么时候吃你做的饭菜,这就是秦潜追人的方式?

   秦潜从哪里学来的老套手段。

   云深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 秦潜平日里那么精明,没想到也有犯蠢的时候。

   又有一条消息进来,云深拿起手机一看,还是秦潜。

   【明天我出院,之后开始复健。到时候见面。】

   云深嘴角微微扬起,这才是秦潜的风格。说事就说事,绝不拖泥带水。之前的两条信息,感觉是跑错了片场。

   孙叔在外面叫吃饭。

   云深丢下手机,来到餐厅落座。

   孙叔招呼云深吃饭,又关心地问道:“事情都结束了吗?”

   “都结束了。之后就只剩下复健。到时候我会再过去看看。”云深轻描淡写的说道。

   孙叔一边盛汤,一边说道:“听说你出了车祸,我都吓坏了。给秦家人看病,没想到还有生命危险。”

   云深笑了笑,“孙叔放心,事情已经结束。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。”

   李思行也说道:“孙叔不用担心,有我在,师姐出不了事。”

   “那就好。”

   孙叔心有余悸,“小云,既然你现在没事,那就帮孙叔将安和堂开起来。”

   “好,等吃完饭,我就和孙叔一起去铺子。”

   吃过中午饭,云深和李思行陪着孙叔去看铺子。孙可有伤,就留家里看门。

   铺子离闲云小区很近,走路过去就行。

   几个安保部门的保镖,不远不近地跟在云深身后,保护着云深的安全。

   三个人边走边说话,云深对李思行说道:“师弟,我给你买了一台车,二十来万的轿车,就放在车库里。你去读书的时候,就可以开那辆车。”

   李思行很意外,“师姐什么时候给我买的车?我都不知道。”

   云深笑道:“上次车祸后,我让老乔又重新买了车,顺便将你的车也给买好。这是钥匙。”

   云深从衣服里拿出车钥匙,丢给李思行。

   李思行接住钥匙,一脸兴奋的样子。

   “谢谢师姐。”

   “不用谢。”

   孙叔看着云深和李思行感情这么好,也欣慰地笑了起来。

   三人说说笑笑,很快来到铺子里。

   云深拿出钥匙,先打开卷帘门,接着又打开玻璃门。

   铺子里,三面墙壁已经整整齐齐地摆满了柜子。玻璃柜台,一溜的,也全都摆好了。就连门口的收银台,老板椅,小诊室全都准备好了。只要摆上药品,选个黄道吉日就能开业。

   孙叔看着收拾得整整齐齐地铺子,很惊喜,“小云,这都是你准备的?”

   云深笑道:“是我让老乔准备的。孙叔,你看看,还满意吗?”

   孙叔连连点头,满意,太满意了。

   孙叔意外,以为还要自己找人打柜子,做各种琐碎的事情,没想到云深早就考虑到了,并且已经将事情给办了。

   孙叔再次感叹,“乔士诚真是太能干了。”

   云深抿唇一笑,“这点小事,不算什么。孙叔以后有什么事,要是找不到我,就给老乔打电话。老乔办事,孙叔尽管放心。”

   孙叔点头,乔士诚真不错。云深这是请一个人,干了好几个人的活。

   铺子进深很长,里面还隔了四间房出来。

   一间是治疗室,一间是休息室,一间是库房,一间是茶水间,还能做饭。

   孙叔对这个布置很满意,又夸了乔士诚一通。

   此时,云深的手机响起。

   云深接通电话,是送货的来了。云深指了地址,没几分钟,一辆货车就停在铺子门口。

   云深让李思行去帮忙搬货,云深负责清点,孙叔负责记账。

   后来又来了两辆货车。

   站在远处的几个保镖,见云深忙来忙去的,实在是不好意思继续装瞎子,干脆挽起袖子都来帮忙。

   “云总,我们帮你。”

   云深看着保镖们,笑了起来,“行,这几箱都搬到仓库里。这几箱交给孙叔。”

   云深指着地上的十几个箱子,对保镖们吩咐道。

   保镖们力气大,搬上搬下十分利落。

   几辆货车的货物,很快就被搬完。

   孙叔和送货员对账,结账。

   云深和李思行就负责将药品按照种类,整整齐齐地摆在柜台里。

   很快,半面墙的柜台和柜子,都摆满了药品。

   李思行站在梯子上,问云深:“师姐,药材什么时候到货?”

   云深埋头,说道:“我准备亲自去药材市场走一趟。那些药材批发商拿来的样品我都不满意,不是年份不够,就是品相太差,要么就是药效不够。”

   “到时候我跟你一起去。”李思行说道。

   云深笑道:“行啊。这两天找个时间,我们就出发。”

   忙忙碌碌到了傍晚,云深招呼几个保镖,让他们去吃饭。

   大个子保镖说道:“云总,我们的职责就是保护你,不能让你离开视线。吃饭都是小事。”

   “那你们分批去吃。”

   “那不行,这不合规矩。”

   大个子保镖说道。

   云深笑了笑,“这样吧,我给你们叫饭。你们就在这里吃。”

   这一回,保镖都没反对。

   云深不仅叫了饭,还叫了冷饮。这么热的天,忙了一下午,大家都累坏了。

   半个小时后,送餐的来了。

   保镖们看着送餐车,又看着餐盒上的标志,都是一脸意外。

   “这是那个连锁五星大饭店?”

   “五星大饭店现在也送外卖?”

   “现在生意很难做吗?五星大饭店竟然也送外卖?”

   保镖们议论纷纷,送餐小哥嘴角抽抽,目光鄙视地看着几个保镖。一群土包子,没见过星级定制服务吗?

   “云总,你定的餐来了。”

   “摆这里吧。”云深指挥送餐小哥,将饭菜都摆在桌子上。

   摆好饭菜后,送餐小哥微微一鞠躬,“请云总在这里签个字。”

   送餐小哥拿出一张单子,云深接过来飞快扫了眼,然后签字。

   送餐小哥拿回单子,鞠躬说道:“祝云总用餐愉快。云总有任何需要,我们随时乐意为你效劳。”

   送餐小哥走出铺子,就等候在外面,并没有立即离去。

   保镖们看着桌上精致的饭菜,都有点不敢坐下来。

   云深招呼保镖,“赶紧吃。吃完了还要忙。”

   “谢谢云总。”

   大个子保镖率先说道。其他保镖紧随其后。

   怕大家坐一张桌子吃饭不自在,饭菜分了两桌。

   云深和李思行,还有孙叔坐一桌。

   李思行也很好奇地问道:“师姐,五星级大饭店怎么肯送外卖?”

   云深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最近老乔在谈一个项目,和这个饭店也有合作。饭店老板就送了我一张至尊贵宾卡。饭店对持有至尊贵宾卡的人都有外卖服务。”

   “哦!”

   李思行恍然大悟。

   孙叔却多看了云深两眼。事情肯定没有云深说的这么简单。不过孙叔不会问。

   云深笑笑。这家饭店最近正在融资,他们找到了星空集团,希望星空集团能够注资饭店。老乔目前正在考察这家饭店,云深要求他们送外卖,只是一件小事而已。不必大惊小怪。

   吃过饭,送餐小哥进来收拾碗筷。

   保镖们看了又惊了一跳。这年头,外卖服务都这么高大上吗?

   收拾干净桌子后,送餐小哥对云深微微鞠躬,“云总,希望我们的饭菜合你的胃口。”

   “饭菜很合胃口,服务也很好。谢谢。”

   “该我们说谢谢。云总,不打扰你休息,我们告辞。”

   送餐小哥带着碗筷,离开了铺子。

   云深拍拍手,招呼保镖们继续干活。

   忙到晚上十点,大功告成。成人抖音破解版无限抖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