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c影院会员的验证码

就在这时,有人冷笑了一声道:“还真是牙尖嘴利,难道是靠着嘴巴才当上秀才的吗?”

李炫寻声看去,就见一个表情嚣张的青年正挑衅的看向自己。

“原来靠嘴巴也能当上秀才?”李炫露出一丝讶色,“看来这位老兄的口才很好了?不知道跟青楼那些姑娘比起来,谁更强呢?”

“噗嗤……”在场的几个炼气士都忍不住的笑出声来,李炫的嘴巴真是太阴损了!

“……!”青年自然就是费松,他本想嘲讽李炫几句,没想到被李炫一句话就噎了回来,一时竟然找不出什么语言来反驳,气的火冒三丈。

不过他眼珠一转,立刻喝道:“李炫,竟然敢羞辱我的尊严,我要向挑战!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?如果不敢的话,就收回的话,向我下跪道歉!”

这话一出,周围的几个炼气士顿时露出了不齿的神情。

费松的实力虽然不如李煌,却也是炼气五层,在荣誉榜上能排得进前三十的人物。

李炫呢,之前是著名废材的经历就不说了,即便是觉醒了天赋,考核中也大放异彩,毕竟也只是刚刚突破的炼气士,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有点悬殊。

五层挑战一层,这在闲云城秀才分部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,也太不要脸了!

大家都在想,李炫肯定不会答应的,因为这简直就是找死。

“好啊,我接受的挑战。”李炫随意的道。

那些年的起点

“接受?”大家全都愣住了,一个个呆看着李炫,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

“接受?”就连费松也吃了一惊,他根本就没指望李炫接受,还打算继续用话语挤兑嘲讽李炫呢,没想到却听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回答。

李煌也吓了一跳,不过眼中立刻就闪烁起异样的光彩。

李炫竟然接受了费松的挑战,哈哈哈,这家伙的脑袋一定是秀逗了,费松会玩死他的!

“这可是说的,不是我强逼的!哈哈哈,那就明天上午,我在决斗场等。”费松生怕李炫反悔,立刻大声说道。

李煌也狞笑起来道:“李炫,回去好好安排一下后事吧,死定了!”

说罢,他带着费松和李军,大笑着扬长而去!

其他炼气士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李炫,他们万万没有想到,李炫居然会接受费松的挑战,这家伙该不会以为决斗是过家家吧,那可是会死人的!

“完了,他死定了,费松炼气五层,一拳就能打死他!”

“一个五层,一个刚突破,他会死的毫无悬念!”

“果然是烂泥扶不上墙的浪荡子,以为自己成了秀才就了不起,这下热闹了,成为秀才的第二天就被干掉,他也算是创造了一个新纪录吧?”

众人一言我一语,言辞之间已经把李炫当成个死人了。

李炫却是一点都无所谓的缓缓走下楼,一路往魁星堡走去。

接受费松的挑战,绝对不是脑袋一热的一时冲动,李炫有着很精确的计算。

之前召唤过万咏梅和秦倚菊之后,李炫对自己目前的能力一个初步的了解。

或许是因为神魂强度关系,无论是万咏梅还是秦倚菊,暂时都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实力。

否则以她们两个金丹境地涌金莲以上的实力,恐怕都能帮助李炫直接统治闲云城了。

李炫却也发现,随着他自身神魂强度的提升,万咏梅和秦倚菊能够发挥的实力也越来越强。

如果李炫能够突破到炼气三层,两人应该就能发挥出炼气巅峰的实力。

应付起费松来,绰绰有余。

更何况李炫还可以变得更强呢!

月光如水,洒在院落当中。李炫闭着眼睛,盘膝坐在院子中央,静静的感受着灵力的涌动。

观想中,灵力不断提升。

整整一夜,李炫都在冥想和修炼中度过。

天亮时分,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疲惫,反而充满了振奋的神情。

“吱呀”一声,院门忽然被推开,一夜未归的陈美娜走了进来,脸上带着一抹忧色。

一踏进小院看到李炫,陈美娜就道:“李炫,听说接受了费松的挑战?”

“没错。”李炫点了点头道,“也知道了?”

“怎么会犯这种错误!”一向冷静的陈美娜也忍不住的提高了嗓门,“费松是炼气五层,只是刚突破,们之间的实力太悬殊了。这是一场注定会失败的决斗,我不允许做这种蠢事!”

“三层。”李炫纠正道。

“三层?”陈美娜愣了一下。

“没错,昨天晚上刚刚突破。”李炫道。

陈美娜沉默下来,从一层到三层,李炫这才用了多久?

好像就几天吧,这种速度果然……果然是个妖孽啊!

“三层也不行,不是他的对手。”陈美娜很快就从震惊中缓过劲来,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。

“如果我说我有信心击败他呢?”李炫道。

“为什么一定要冒险?”陈美娜不理解的道,“如果是因为我的关系,我希望能够改变主意……”

李炫就笑了笑道:“不是说过吗,动物之间为了延续血脉繁衍后代甚至会自相残杀。我现在就是要警示一下那些家伙,让他们知道我不再是软弱可欺的废材了!谁想打的主意,就得付出血的代价!”

“……”陈美娜忽然发现她拥有的那些知识无法解决眼前的难题了。

秀才分部的四楼有一座决斗场,总是热闹非凡,大部分秀才之间的纠纷都会用决斗来解决。

虽然每年都会有人在决斗场中断手断脚甚至重伤丧命,可修士们的宿命就是战斗,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者家族禁止决斗。在一些崇尚战斗的国家,甚至鼓励修士之间采用决斗的方式来提升战斗技能。

今天的决斗场之外格外热闹,近百个魔法学徒三五成群的站在一起,低声的议论个不休。

“费松居然挑战李炫,他要脸不要脸啊?”

“费松要不要脸我不知道,我就想知道那个李炫的脑袋是不是有毛病,怎么可能会答应这种一边倒的挑战呢?”

“嘿,我看李炫那家伙连一个回合都坚持不下来!”

“听说那家伙是个著名废材,却有个漂亮的未婚妻,被李煌盯上了,才惹来杀身之祸。我看他的那个未婚妻很快就要易主了!”

各种八卦满天飞,大家都对这场实力悬殊的决斗很感兴趣,一起等待着决斗双方的到来。